泰州新闻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泰州交通 >

,,江苏泰州交通系统反腐:一条吊坠经手两个落马官员

时间:2019-06-07 18:51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www.hsgmrzx.com
原标题:江苏泰州交通系统反腐:同一条吊坠,缘何经手了两个落马官员听说泰州交通系统有干部被查,黄金荣有些坐不住了。他找到工程老板小顾,将后者“孝敬”他的

  原标题:江苏泰州交通系统反腐:同一条吊坠,缘何经手了两个落马官员

  听说泰州交通系统有干部被查,黄金荣有些坐不住了。他找到工程老板小顾,将后者“孝敬”他的两个翡翠吊坠予以归还。

  后来,小顾把其中一个叫做“豆角”、价值27万元的吊坠,又转送给了时任泰州市副市长贾春林。结果在2015年6月,贾春林“东窗事发”,因严重违纪被查。

  而作为这条“豆角”吊坠曾经的主人,黄金荣和小顾的来往终究也出了问题。贾春林落马两年后,时任泰州市交通产业集团董事长、曾任泰州市交通局副局长的黄金荣步其后尘,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。

  泰州市交通局另一位副局长黄铭也未能幸免,在黄金荣案发后两个月也被拿下。尽管心存侥幸的他一度以为,只是查一查黄金荣,不会查到自己。

  2017年,泰州市交通产业集团董事长黄金荣、市交通局副局长黄铭短时间内先后被纪委带走,交通系统“二黄”的落马在当地引发不小震动。

  如今,随着刑拘、公诉、审判等流程先后走完,相关判决书也陆续公开,二人的受贿细节也随之公之于众。

  澎湃新闻()注意到,和各路商人来往密切的“二黄”,堪称官员插手工程建设领域的****样本。

  然而,一有风吹草动就想办法退还、转移部分贿品,试图掩盖,也无不体现出受贿官员们贪婪之外的内心挣扎。

  收过黄金盆金马桶,女儿50万“点招费”也有他人出

  58岁的黄金荣是“老交通”了。

  判决书显示,上世纪90年代以来,他从泰州市公路管理处处长助理做起,一路升迁,事发前任泰州市交通产业集团董事长,官至正处级。

黄金荣、吴菁受贿案庭审现场。

  多年打拼,这位“老交通”也有了不少“老交情”。比如,他和某交通工程公司负责人俞某的交情可追溯到上世纪末,逢年过节总能收到对方送上门的“心意”。

  作为回报,黄金荣自然为该公司承接项目出了不少力。具体而言,泰州新闻网,他会在招投标环节“关照”打分的评委,给他关心的交通工程公司多打一些分。

  类似这样的“交情”,黄金荣结识地还不少。相关判决书显示,检方指控黄金荣索取或非法收受的财物,总价值超520万元。其所收贿品中,除了常规的现金、商场购物卡,甚至还有黄金盆、金马桶等黄金物件。

  此外,黄金荣女儿上东南大学的点招费50万元,也是由一个叫做先行的交通工程设计公司负责人杨某所出。

  判决书显示,黄金荣明知其女儿通过点招的方式进东南大学需要一笔费用,但并没有向为其办事的商人询问过所需花费,这被一审法院认定为索贿。

  除了商人,上海交通大学一位徐姓教授,为了感谢黄金荣在交通工程施工中,将部分废物处理的方案业务给交大做,也曾送给黄金荣三张总价值9000元的商场购物卡。

  在升任泰州市交通产业集团董事长后,黄金荣曾伙同公司财务总监吴菁共同受贿,给长城证券大开“方便之门”,让后者顺利承接了交通产业集团发行公司债业务。

  判决书显示,2016年,泰州交通产业集团通过长城证券发行公司债20亿元。在承销协议上签字的正是黄金荣,他和吴菁也就此共同获得300万元,作为回报。

  两任交通局副局长“接力”受贿

  黄铭比黄金荣小7岁。同样,黄铭也曾长期深耕当地交通系统。

黄铭受贿案庭审现场。

  甚至,黄铭还曾是黄金荣的“接班人”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1年,黄铭出任泰州市公路管理处处长,所接替的正是黄金荣,而后者擢升为泰州市交通局副局长。

  检方指控,黄铭利用职务便利,为他人在在公路工程项目的承接、建设等方面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人民币超230万元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据相关判决书显示,向黄金荣和黄铭的行贿人名单中,不乏二人的“共同好友”。

  比如上文提及的当地某交通工程公司负责人俞某。俞某从1999年开始向黄金荣行贿,2005年同时开始向黄铭行贿。除了人民币,俞某还给黄铭送过英镑,并为其代付过家具款。

  黄金荣落马后,俞某也跟着被纪委调查。相关判决书显示,2017年5月,黄金荣和俞某先后被纪委立案审查。

  就在俞某被带走后一周,黄铭曾主动到泰州市纪委交代其与俞某等人之间的不正当经济往来,并在当日将俞某所送他的1万英镑上交组织。

  然而,黄铭并没有就此拿到“免死金牌”。7月中旬,黄铭被纪委“两规”。他曾以为,纪委只是调查黄金荣,不会查到自己,所以只上缴了俞某送他的一万英镑,其他的先“捂着”。

  收和退之间的博弈和挣扎

  事实上,在这一万英镑之外,黄铭还“被动”退过钱。

  2009年,工程老板刘某结识了黄铭,并在黄铭的帮助下成功摘得泰州火车站停车场的相关工程。

  此后,为了维护关系,刘某曾多次“孝敬”黄铭,他曾给黄铭送上50万元感谢费,还给黄铭妻子送了三条项链作为生日礼物,等等。

  然而,黄铭此后对刘某并不热情。据黄铭供述,火车站停车场工程之后,刘某经常来找他,但考虑到刘某并没有专业的施工队伍和技术人员,就没有再给刘某介绍工程给其承接。

  2013年底,刘某给黄铭妻子发短信,说梦到黄铭出事被抓了。这令后者非常生气,于是,黄铭妻子向刘某要了银行卡号,将贿款如数返还,并登门退还了项链。

  “他是觉得承接工程无望,想将之前送的钱要回去”,在黄铭看来,刘某所说那个“惊悚”的梦是这个意思。不曾想,梦境已然成为现实。

  澎湃新闻注意到,相比之下,黄金荣退赃更为“挣扎”。此前,因泰兴市交通局原副局长陆天宝,以及泰州市公路管理处原处长池滢被查,黄金荣都曾向工程老板退过钱。

  比如,工程老板小顾曾给黄金荣送过两条吊坠,总价值超30万元。2011年夏天,因陆天宝被纪委调查,黄金荣将两条吊坠退还。

  一年后,小顾将其中一条价值6万多的再次送给黄金荣,黄金荣又收下了。另一条价值27万的吊坠,后来被小顾转送给了官位更高一级的泰州市原副市长贾春林。

  2015年,贾春林落马,小顾也因行贿被查处。

  如今,属于“二黄”的裁决也已落槌,黄铭犯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;黄金荣犯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